“被对手一拳打在脸上之前,每个人都在计划”|红杉七问之谈

来源:红杉汇

红杉资本的“七问之谈”(Seven Questions WITH)通过7个简单的问题,探寻创业路上的成功密码。被访者均为红杉资本投资人及成员企业创始人、CEO,在他们的奋斗道路上,收获了哪些经验?最重要的改变是什么?关于创业的诸多问题,你或许能在这里找到自己的答案。

本期嘉宾是今年以合伙人身份加入红杉资本的Bogomil Balkansky,他曾担任谷歌云招聘解决方案副总裁,也曾担任VMware高级副总裁一职。在他看来,得以生存并最终发展壮大的公司,都具备强大的价值观,并且它们能够始终践行自己的价值观。因此,他认为企业文化的塑造十分重要,他建议创始人明确自己在公司内部要鼓励什么样的做法,“如果你鼓励行动派,那么企业文化就是崇尚行动”,创始人需要坚定立场、周全考虑,确保晋升机制与企业价值观相符。

在本文中,他将与我们分享以下问题:

 在应对不确定的情况时,你有哪些心得体会?

 在创业时,哪个步骤对于公司长期存续最为关键?

 创业中哪项工作最为不易?

 当结果并不确定时,你如何做决策?

 你从哪里获得力量?

 你有哪些与众不同的特质?

 你认为疫情带来了怎样的转变?

从个人角度来说,应对不确定性的情况时,我的处理方式就是快速行动、不断改进,我不是那种把自己关在房间里苦思冥想、非要追求什么宏大计划或者完美框架的人。如果追求太过于系统化的框架,可能会浪费很多时间。对于初创企业,你可能还不知道哪些是自己的理想客户,哪种营销渠道更有效,或者市场是否已经成形,所以最好的办法就是进行实践和改进。迈克·泰森(Mike Tyson)曾有一句名言,“被对手一拳打在脸上之前,每个人都在计划。”

所以我更喜欢快速展开行动——尝试几个不同的方法,看看哪些行,哪些不行。通常,通向成功的道路是非常崎岖的。VMware成立之初的情况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,当时我还没入伙,VMware的创始人希望做数据中心产品,但他们知道,当时很难把东西销售出去。所以,他们从桌面解决方案开始做起,逐渐积累起了信誉度和现金流,为实现长期目标打下基础。在心怀远大梦想的同时,必须把执行方案进行分解和细化,一步一个脚印,最终通向成功。

这种循序渐进的方式对于创业者来说尤其难以驾驭;你得抵制住一口吃个胖子的冲动,同时又得坚持远大梦想。但我认为,保持思维开放,将挫折看作是必经之路,是非常重要的。通向成功的道路很少是笔直的一条线,除了亲力亲为,没有其他的办法。

价值观或原则是极其重要的。产品会改变和演进、市场会变迁,人们来了又走,往复不断,而那些得以发展壮大的公司一般都具备强大的价值观。在大学期间,我觉得自己会进入投行,我去听了很多投行的校园宣讲会,记得高盛一直在讲他们的14条商业原则。当时我觉得这听上去很怪,但现在我明白了,正是由于这些原则高盛才能连续150年屹立于行业之巅。今天,如果你去看看高盛的网站,那些价值观基本没什么变化。

在科技领域,在公司创立之初就定好企业的价值观已然成了流行的做法,我觉得这样很好——只要你真的会去践行这些价值观,而不是光说不练。在做重大决策或公司面临严峻考验时,你会坚持自己的价值观吗?你是否会用这些价值观来指导日常工作,塑造企业文化?这才是重点。

将创始人的个人能力转化为公司实力。创始人是有“魔力”的——他们可能是优秀的技术专家、天才产品设计师,或者很棒的营销人员。但必须将这种“魔力”嫁接到整个公司身上,才能收获效果。

为此,很重要的一点是要选择和对的人在一起。但并不是说要找跟自己一样的人,你需要团队中的每个人都能从某个方面对你的能力进行呼应和补充。还得在公司中有意识的培养一些操作习惯,比如怎样与人互动,怎样进行决策——最重要的是,你要鼓励什么样的做法。通常,人们对“企业文化”这个词的理解很不到位,它指的是企业员工需要具备怎样的作风和素质才能获得成功。如果经营人际关系能带来升迁机会,那么企业文化就是搞政治;如果你鼓励行动派,那么企业文化就是崇尚行动。因此,创始人需要坚定立场、周全考虑,确保晋升机制与企业价值观相符。

相信自己的直觉。我记得大学毕业后我的第一份工作是在麦肯锡,当时有个负责做心理测试的人,他说公司雇佣我一定是搞错了,因为我是个“凭感觉的人”。我也试图让自己建立数据思维,但我觉得,重要的是,要知道自己怎样才能做出好的决策。我发现,当自己太过于努力地进行理性思考,将利弊逐条写下来的时候,就会遇到麻烦。而如果我跟着自己的直觉走,通常我会对自己的决定非常满意。

关键问题并不在于做决策本身,而在于做了决策后要坚持到底。你无法知道如果选择另一条路会有怎样的结果,没有什么比“马后炮”更糟糕了。比如,2001年我参加了谷歌的面试,当时他们的规模还不到100人,最终我决定放弃这个机会。后来,大家都知道谷歌发展成了一家非常了不起的企业。但那个时候,我的判断肯定是正确的。而最终,我还是加入了谷歌!

我从我父母身上汲取了很多力量和灵感,他们都具备优秀的职业道德。我觉得,做到“健康的犯懒”也是有好处的。事实上,正因为如此我们才能进步:一件事情我们如果做腻了,就会想出一个更好的方法去完成这件事。但每当我确实需要加把劲的时候,我总会想到我的父母。

我天生喜欢做决策,并且雷厉风行。但对于自己的兴趣爱好——野生动物摄影和制作美食博客,我也具备异于常人的耐心。我从小就非常热爱野生动物摄影,10岁那年,我坚信自己会成为塞伦盖蒂的园区管理员,去打击偷猎者。很显然,最终我并没有干这一行,但还是很少有什么能和观察野生动物一样让我如此享受。

美食也是我的一个长期的兴趣爱好。在我很小的时候,外婆和我们住在一起,所有的饭都是她烧的——我妈妈连煎蛋都不会做。但后来我们有了自己的房子,所以妈妈就开始看书学烹饪,而我就成了她的助理厨师。成年后,烹饪真的成了我的爱好。

不能跟别人见面对我的影响真的很大,人是社会性动物,我觉得缺少联系让大家都很难受。或许在新冠疫情结束后,隔离依然会成为新常态,但我还是希望,这种痛苦的群体经历能够再次把人们凝聚到一起。我以后会多跟朋友和父母聚一聚,以弥补此前的遗憾,希望大家都能多跟对自己重要的人在一起。

来之不易的忠告

快速行动,不断改进

想培养什么就鼓励什么

相信自己的直觉

——BogomilBalkansky ,红杉资本合伙人

发表评论

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